别开枪,是友军!!

竟然被抢先了!!!!

这里是一直潜水的新人,终于下定决心将自己的第一篇同人献给曦澄了。(但是是个起名废,抱歉)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在此也对蓝大表示很抱歉,把他写成了这么婆婆妈妈的性格(土下座)
我第一次写同人,文笔啊,内容啊什么的肯定不是很理想,在这里很诚恳的接受批评和建议(再次土下座)同时也明白了太太们码字的辛苦,感觉更尊敬她们了
还有就是别看这篇文长,其实有许多废话,很抱歉
最后厚脸皮的请大家鼓励一下新人,感恩!!!






“蓝大哥,你和江澄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啊。”魏无羡双手撑着脑袋。他其实本来是不好奇的,只是上次一时兴起问了江澄,但是他去支支吾吾的不肯说,还扬言再问就打断他的腿,他便被勾起了好奇心。但是为了自己的腿着想,还是来问蓝大哥比较保险。
蓝曦臣闻言轻笑,“魏公子想知道去问晚吟便是了。”
“要是他肯说的话我也不会来问蓝大哥你啊。”魏无羡一脸无奈
“若是晚吟不肯说的话,那么恕我也不能直言了。”蓝曦臣语气温和,看了看正缓缓走来的蓝忘机。
直到被自家蓝二哥哥天天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没能知道江澄和蓝曦澄到底是怎样在一起的。

此时的蓝曦臣思绪却飘回了那一天……

早在前几天蓝曦臣就约了江澄一起去共游桃花林,当然本来也打算准备在那一天向他表明心意,只是在这过程中却发生了一个小乌龙。
在这漫山遍野中,这桃花的身影分外妖娆,如同一片朝霞,好像有能够让人忘却烦恼的魔力,而就在这一片美景中,站着一个人儿。待蓝曦臣走近一看,只见他着一袭水蓝色袍子,一头墨发被发带轻轻的束在身后,整个人散发着与平常不同的慵懒。
“晚吟久等了吧,族里突然出了点事,所以稍微晚了一点。”蓝曦臣歉意的笑了笑。
“没事,是我早到了。”江澄抱胸身后靠着桃花树,但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神情紧张,眼神似乎有些飘忽不定。
蓝曦臣自然注意到了这点,赶忙问“晚吟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着凉了,还是受伤了?”
江澄一下子被这一连串的问题给吓到了,只得开口解释“没有,我没事。”
蓝曦臣似乎还是不放心只一直叮嘱他有事一定要说,不要憋着,啰啰嗦嗦像个老妈子,一点没有风光霁月泽芜君的样子。
江澄看着眼前的人为自己着急的样子竟想着要是时间能够一直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一时间,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竟有些尴尬。正当江澄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蓝曦臣突然开口
“晚吟,涣心悦于你”蓝曦臣表情坚决的看着他
“晚吟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或许不能接受,但是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我的心意,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懂了心思,但当我发现想要收起这心思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你我是一宗之主,身后是整个家族,断不会让两个男子在一起,所以我本不想说出这种话,但当我得知江家长老在为你四处物色合适的女子时,我真的无法忍受心爱之人为别的女子许下十里红妆。”眼看江澄要说话,蓝曦臣再次阻拦着他“我知道这种事会让你觉得恶心,晚吟若是想与我绝交涣绝不阻拦!”蓝曦臣说完了这一大堆话,心里却有些轻松,他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江澄此时的表情却可以说得上是扭曲了“蓝曦臣谁准你自说自话说绝交的!”
“那晚吟的意思是同意了嘛”蓝曦臣不自觉的挣大了眼。江澄无奈的点了点头。
此刻的蓝曦臣有着说不出的狂喜,赶忙从袖中掏出一个桃木盒子递给江澄。
打开一看,一支整体通透的紫玉簪子躺在里面。蓝曦臣将它拿出来,小心翼翼的问“晚吟,我给你带上试试吧”
“嗯”
蓝曦臣轻轻的将发带取下,以指为梳,一下下的为江澄梳理着头发,双手颤抖着将簪子挽上。
他看着江澄,不自觉的将人揽入怀中,江澄浑身一颤,但很快的就放松了下来。
“蓝涣”江澄将脸埋在蓝曦臣肩膀上,声音闷闷的。
“嗯?”蓝曦臣一脸幸福
“都怪你”
“嗯…嗯?”蓝曦臣赶忙松开江澄。
江澄神色阴沉的从怀中掏出一个檀木盒递给他“这个本来是…咳咳…是想跟你表白…咳…若是你同意便送你的,谁知道你突然…”
蓝曦臣接过,打开看到一个玉冠,笑了笑“那作为补偿,可以请晚吟为涣带上吗?”江澄拿出玉冠,将人原本的那个拿了下来,轻轻的为人带上新的。
乌发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白衣飘飘,不亏为当年公子榜榜首。

回忆至此,蓝曦臣不禁轻笑出声,若是表白被抢先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想必也不是这么容易说出口的,也难怪晚吟不肯告诉魏公子了。



土味情话

江宗主最近就很烦啊,因为某人最近老喜欢说着奇怪的话
……
“晚吟以后我只能称呼你为您了”
“……?你到底想说啥”
“因为我把晚吟放在我的心上啊”蓝宗主笑眯眯一本正经的说
“……哼”脸红着被某人揽近怀里的江宗主